發新話題
打印

借錢不拖延

借錢不拖延

幾天前新聞報導:宜蘭縣有一位以工程承包業務起家的賴老先生,這個月的十三日一大早起來,發現家中大門被人貼上一張討債的字條,心知不妙,趕快要家人打點細軟外出避禍,當天傍晚全家十口分成二路摸黑出門,賴老先生與長子逃往蘇澳借住友人家,躲進屋內不敢外出。次子帶著家人遠至外縣市避難。在避難期間深恐暴力討債集團查覺追縱而至,連對外的電話都不敢打,帶去的手機要不停更換晶片才敢使用。賴老先生與家族成員在極度惶恐下躲藏了三天,背著書包隨同逃跑,不知道大人心事的小孫女忍不住問她的爺爺:「為什麼不能去上學?」賴老先生只好含淚以對。經過小孫女這麼一問,賴老先生不得不再重新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只能躲一時,不能躲永久,自己一個人遠走高飛沒問題,難道要求學中的小孩都不去唸書,跟著大人受苦。最後決定鼓起勇氣,讓自己站出來面對現實,帶著家人回到宜蘭向當地警察分局報案,並請求警方給予保護。



  為什麼會令賴老先生如此驚惶失措,率同家人連夜逃亡避禍。據賴老先生在警局訴說原因:是前些日子,他將總面額新臺幣八百萬元的支票,借給他的一位好友周轉使用,這位好友沒有依照約定如期歸還,還把支票拿去向地下錢莊質押借錢。被借的支票到期,由於存款不足,於十二日相繼退票。地下錢莊認票不認人,第二天除門上被貼上要債的字條以外,還派人登門要錢,並且撂下狠話,說他們是台北的道上兄弟,擁有強大火力,沒有錢隨時都可以教殺手要賴家人的性命。一家之主怎經得起這等恐嚇,為了家人生命安全,只有走為上策。現在想想這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只好回來求助警方。



  目前賴家人已由警方加以保護,另方面警方也根據相關資料,積極深入調查這件暴力討債案件,不久定可將不法份子揪出繩之以法。



  把自己簽發的支票借入使用,該是單純的民事事件,竟惹禍上身,成為暴力討債的案件的被害人,這是出借支票的人始料不及的事。這裡不談尚未破案的刑事案件,只談談出借支票的民事責任。讓大家瞭解支票借人的後果。





  什麼是支票?這個問題對大部分的國人來說,還是有點陌生,因為國人對票據的使用,並不是很普遍,有的人連支票是什麼樣子都沒有見過,只有從事商業的人,才領略到支票在商業上的好處,有了支票,做生意的人可以擴充信用,一塊錢的資本可作兩塊錢用;有了支票,不問交易金額是百萬、千萬、或者上億,只要一張支票就可以解決一切,用不著人工一張一張地數鈔票。使用支票在商場上可以減少營運成本。想要財源滾滾,真的還少不了支票!至於對支票沒有半點概念的人想要知道什麼是支票,這在票據法上可以找到它的定義:票據法第四條第一項規定:「稱支票者,謂發票人簽發一定之金額,委託金融業者於見票時,無條件支付與受款人或執票人之票據。」法條中所稱的「金融業者」,依同條第二項的規定,「係指經財政部核准辦理支票存款業務之銀行、信用合作社、農會及漁會。」由這些定義來看,支票是由發票人簽發,記載一定的金額,請付款的銀行替發票人支付票款給受款人或執票人。當然事前要與付款銀行簽訂無條件支付的委託契約,自己的帳戶中必須存有一定的金額,否則就會有被支票借款的命運,必竟付款銀行只是受託代為支付而已,除非事前與銀行約定,存款不足的時候,銀行答應代墊一定的金額。最重要的一點是委託銀行付款不能附有任何條件,帶有付款的條件那就不成為支票,受款人可以拒絕收受。賴老先生是將簽發好的支票借給他的好友使用,而「發票人應照支票文義擔保支票之支付。」為票據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所明定。支票在形式上的要件既已完備,並沒有欠缺記載的情形,發票人就應該按照支票所記載的內容負責,支票記載委託支付的金額是一百萬元,就要負起給付票款一百萬元的責任。或許借用支票的友人,在借支票當時,信誓旦旦說只是暫時週轉一下,在票載期日以前,一定會把支票收回交還:或者說會照票載金額把錢存進銀行,供持票人領取。事後全都食言。流落在外的支票退票後果還是要歸發票人負責。因為依票據法第十三條規定:「票據債務人不得以自己與發票人之前手間所存抗辯之事由,對抗執票人。」只有借去的支票還存留在借用人的手中,發票人才可以用原先約定的事由來對抗。借用的支票已經轉給第三人,除非證明執票人取得票據出於惡意。向人借用支票很少會留在自己手中不用,這種抗辯的機會對發票人來說幾乎等於零。打起民事官司來發票人是必敗無疑。所以借支票給他人使用,與借現金給人結果是一樣的,事前必須多作思考。



生平第一次開支票的時候是28歲,當時她站在美國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的一個公寓租賃處,不知道該怎麼下手。當時,她剛剛從英國搬到美國。過去,無論是在倫敦,或是在瑞士生活的七年,她從來不需要開支票。「我不得不坐下來向一個婦女學習,如何開支票。那個婦女認為這很滑稽,並呼叫辦公室裡的其他來嘲笑我,」她回憶說,「在瑞士,他們甚至沒有支票。我們在網上支付所有的租金和公用事業費用,而且那還是21世紀初。」



在這個智能手機、網上銀行和電子轉帳流行的時代,美國人似乎仍然擺脫不了紙質的支票。在大多數國家,支票已經像傳真機和撥盤式電話機一樣被淘汰。但在美國,它們的末日還不會很快到來。美國的支票使用率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根據全球央行協調機構國際結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資料,2015年,每個美國人平均進行了38次支票交易。相比之下,加拿大約為18次,英國只有8次,德國幾乎為零。唯一一個接近美國數字的國家是法國。



當然,美國人有其他更便宜、更快速和更有效的選擇。電子交易可以快速結算,不需要郵票或信封,成本只大約相當於支票的十分之一。金融專業人士協會(Association for Financial Professionals)在2015年一項針對企業的調查顯示,簽發一張支票的成本中位數為3美元,相比之下,電子交易的成本還不到30美分。



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美國的支票使用一直在減少,但直到十年之前,它們仍然是美國人最愛的非現金付款方式。雖然電子支付、扣帳卡和信用卡如今更受歡迎。但根據去年的美國聯儲局支付研究,支票使用率的下降速度已經放緩。



這一現象的部份原因在於,美國人習慣使用支票,亦很滿意現況。而且未能享用其他金融服務的人群也能使用支票。金融專業人士協會金融服務總監亨特(Tom Hunt)表示,根據零售商的意見反映,許多長者和農村美國人仍然使用支票來支付雜貨和天然氣費用。有3350萬戶家庭特別依賴支票,這些家庭或者沒有銀行帳戶,或者以此獲得支票兌現和典當貸款等其它金融服務。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在2015年的一項調查顯示,相比充份享受銀行服務的家庭,上述3350萬戶家庭通過紙質支票來獲得支付的比例要大得多。



銀行正試圖推動消費者使用更便宜、更快速的手機銀行和Venmo、PayPal等P2P服務,但年齡較大的美國人仍然沒有完全接受。美國聯儲局在2015年的一項調查發現,60歲及以上的智能手機用戶中,僅有18%的用戶曾使用過手機銀行;在2011年,這一比例為5%。而美國銀支票借款最近的一份報告發現,雖然62%的千禧一代使用過P2P服務,但嬰兒潮一代和更年長人群的使用比例分別只有20%和10%。不過71%的受訪者認為,10歲以下的兒童將永遠不必學習如何開支票了。



美國銀行的數字銀行負責人摩爾(Michelle Moore)表示:「我們的客戶去年開了近十億張支票。支票將在一段時間內繼續存在,但是,P2P每一年的增長真的很顯著。」在商界,老習慣的改變尤其困難。法新社去年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一半的企業對企業(B2B)支付仍然通過支票進行。該調查發現,自2013年以來,B2B支票支付的數量還略有上升。亨特說:「有更好、更快、更方便、成本更低的支付方式可以使用,但很多公司都無法克服這些方法的技術障礙。」



此外,美國的銀行體系非常零散,全美有超過一萬家存款機構,要全面改革將是一大挑戰;作為中央銀行的美國聯儲局也沒有監管權力來淘汰支票,亦無權規定美國人如何使用支付系統。



看看歐洲的情況。芬蘭的銀行早在1993年就停止發行支票了。瑞典通過收費和推廣其他支付方式大大減少了支票的使用。荷蘭在2002年廢除了支票,丹麥在今年初正式非廢除。目前僅德國、比利時和瑞士還在使用。由於消費者反對,英國延緩了在2018年之前逐步淘汰支票的計劃,但儘管銀行仍會處理支票,人們卻很少使用。法國則是歐洲的一個異端,2013年該國佔據了歐盟所有支票使用量的71%。



美國正在努力實現支付體系現代化,但美國聯儲局於2015年召集的一個「更快支付」工作小組承認,他們面臨著巨大的困難。該小組的任務是針對如何讓美國的銀行體系與世界其他地區保持一致而展開研究。工作小組在最終報告的上半部份中表示:「鑒於美國市場的廣度和複雜性,以協調的方式實施支付基礎設施的改進更具挑戰性。」後來,它發佈了下半部份的報告,確立了一個目標:在2020年之前建成可提供即時、安全的電子支付平台。技術已經有了,但正如報告所指,美國與其他國家不同,這裡的任何變革都將由市場驅動。



變革的到來還有很長時間。2003年,聯邦法例《支票21》(Check 21)通過,支票借款銀行首次獲准處理電子支票,不只是處理實際的紙質支票,但自那以後,美國人再沒看到支付系統有任何重大的改善。現在,幾乎沒有紙質支票通過銀行系統,結算時間已經縮短到大約一天,時間與電子支付相約,人們也可以在手機裡存放支票。



但對於居住在紐約的澳洲人塞爾(Jane Searle)等外籍人士來說,這仍算不上進步。她說:「人們有時會說起這個應用程式,它可以對支票拍照,然後加以處理,仿佛是一種創新一樣。實際上,這只是稍為美化一種可恥的落後做法。」

TOP

發新話題